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正文卷 第八卷 第一百六九十六节 临行
    对于兄长的态度,沙正刚只能耸耸肩以对。

    这种事情其实本来就很难说谁是谁非,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看各人的观点而已,见仁见智,只要不违反法律,不违背公序良俗,谁也没有权力去要求谁要服从谁的观点意志。

    “算了,不说这事儿了,说说你的公司吧,怎么样?”沙正阳也知道沙正刚已经长大成人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事事对自己俯首帖耳了,他也有他自己的观点态度了。

    “开局还算顺利吧。”说起自己公司,沙正刚心气顿时高了起来,“澍哥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原来的资源没白积累,截止去年10月底,我们一口气在燕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大连、青岛、苏州、嘉州拿下了六百多栋写字楼的电梯液晶电视广告发布权,现在每台液晶电视的成本价在11000元左右,10月到12月底,我们进入了香港、澳门,到今年3月底之前,我们还要进入台湾和新加坡以及泰国,10月到3月这五个月,我们还准备在拿下一百栋左右的商业楼宇,……”

    “……,也就是说,我们到3月底光在液晶电视的成本上就要砸进去了接近1000万,按照澍哥的设想,这种覆盖还远远不够,还要进一步下沉投入,我们预计今年3月之后还要继续在国内城市布局,包括西安、成都、汉都、南京、武汉、沈阳、哈尔滨、合肥、长沙这些城市也都会纳入进来,形成全覆盖,到明年年底,所有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以及部分大中城市都要进入我们的势力范围,……”

    沙正阳清楚王澍的性格,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强,这股子狠劲儿,也就意味着要玩命的烧钱。

    像这类商业楼宇电梯电视广告其实没太多技术亮点或者创意,只要想到了,那就是看谁的资金雄厚了,当然先行者的优势也是不可低估的,只要你有了先行优势,如果再在资金上不上太短缺,基本上你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当然前期只要就是靠烧钱布局,然后把你的客户成功的吸引进来,对于王澍来说,这应该不是大问题。

    现在王澍和沙正刚他们已经抢先于江南春他们提前了两年多时间下手,如果都还不能占据先行优势,那么沙正阳真的要说那赶紧收拾摊子关门大吉吧,而且他们一下子还凑足了1.2亿元的资金来用于前期的推广发展,这说明王澍也是早就看到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关键是什么。

    “这我知道,前期就是烧钱推广,国内市场是关键,当然香港泰国新加坡算是一个噱头吧,给人看起来走国际化道路的范儿,不过你们成功的打动了你们的广告客户了么?”沙正阳微笑道。

    “效果还不太好,很多客户都不太相信这个效果,不过澍哥倒是胸有成竹,他已经做好了未来两年内亏损甚至大亏的思想准备,实在不行,他也准备引入风投资本,已经有一些资本在接触我们,但澍哥现在不打算让他们进来,现在公司还撑得住。”沙正刚回答道。

    “那你自己觉得呢?”沙正阳反问:“你内心有没有底儿?”

    “我?”沙正刚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澍哥我和探讨过,我觉得关键还是市场的发展很深耕问题,烧钱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但是烧钱要烧出效果这才能支持我们寻找到下一步资金来源,1.2亿一开始我们觉得很雄厚了,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想得太简单了,我估摸着这点儿钱按照现在的架势烧下去,顶多明年中,甚至还熬不到那个时候就得要烧没了,也就是说今年底之前我们要拿出足够的成绩来吸引资本进来,……”

    “那你们现在有像样的竞争对手出现么?”沙正阳问道。

    “还没有,有一些广告同行俩打听了解过,看看我们这烧钱架势就没有人敢效仿了,当然澍哥说这只是暂时的,一旦我们烧出了效果,估摸着就会有资本支持入场,那个时候那就是比谁更能烧钱,谁更会烧钱,谁烧钱效果最好了。”沙正刚坦然道:“不过到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们已经占据了足够的楼宇资源,而且最优良的一部分已经被我们控制,恐怕没有人能比得上我们烧钱的效率了,所以澍哥不太担心,甚至现在还愿意烧得更厉害一些,看上去我们的财务状况更吓人一些,因为这可以吓阻想要入局者,避免我们承受更大的压力。”

    沙正阳笑了起来。

    王澍的这一招不能说没用,但是这是建立在资金充裕的前提下,看来这1.2个亿的确给了他很大的底气,当然这也和资金来源相对单一稳当有关。

    都是东方红集团的老兄弟,加上沙正刚和冯子材,知根知底,信任度足够,而且有自己的指点做担保,所以才敢如此做,换了别家,你试试,一个亿被你烧得没了,却还见不到效果,资本早就能把你给撕了。

    “哥,你觉得呢?”沙正刚再是心大,自个儿砸进去4000万,其中2000万都是借来的,还是希望得到一个肯定回答。

    “既然你们看好,那就去大胆做吧,王澍心里有底。”沙正阳拍了拍沙正刚的肩膀,都长大了,学会自己做主了,4000万的投资,一半是借钱,也敢下手了。

    当然这借来的2000万,宁月婵他们都没有觉得有什么,甚至在晚间来看卿箬笠时提都没提,境界层次不一样了,想想十年前为了红旗酒厂弄点儿流动资金的艰难,真有点儿恍然如梦的感觉。

    整个春节就被孩子出生给占满了,得知沙正阳喜得贵子,无论是关系好坏,只要是有些接触联系的,起码都要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来恭贺一番,当然沙正阳早早就说过不希望大家到医院或者登门道贺,心意先领了,理解万岁。

    大家也都能理解,毕竟这样一个敏感时候,沙正阳的敏感身份,都不得不谨慎一些。

    孩子的出生,对于沙父沙母来说,无疑是最幸福的一组人,一直以来沙正阳和沙正刚两兄弟在婚姻问题上的拖后就让沙父沙母心里十分介怀,而沙正刚那种有点儿玩世不恭的态度更是让沙父沙母觉得不靠谱,现在沙正阳终于解决了传宗接代的问题,对于沙父沙母来说,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他们今后的心思,很大程度都会围绕着这个孩子而转。

    这种喜悦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正月十五,沙正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样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卿箬笠和孩子。

    孩子取啥名也成了问题,不过按照惯例,孩子的名字得由爷爷来去,这也导致了沙父这一段时间里都是抱着《康熙词典》念念叨叨。

    *********

    上班第一天,沙正阳就到茅向东那里去报到。

    “上班了,初为人父的感觉怎么样?”茅向东心情不错。

    “说实话,很复杂,乱糟糟的,喜悦固然有,但是担心也不少。”沙正阳老老实实的道。

    “嗯,有了下一代,你会感受到更大的责任,对自己,对家庭,对孩子,对社会,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触动和认识,你会慢慢体会到的。”茅向东先给他灌了一句鸡汤,“嗯,另外还有一桩事儿,让我很为难。”

    “哦?您说,我觉得恐怕没啥事儿能让您为难吧。”沙正阳笑了起来。

    “那我可说了,五月有一期‘加强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提升’培训班在中央党校开班,名单由省委上报,中组部确定,原则上是厅级后备干部,省委组织部那边的意思,中组部恐怕是点了你的名要你参加。”茅向东望着沙正阳,“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看过你的履历,你参加过的培训不多,这一次你该去参加,不过你刚有了孩子,……”

    沙正阳点点头:“茅书记,没关系,有人带,老丈母娘也来了,估计要帮着把孩子带到一岁之后才会回去,还有我爸我妈帮着照看,都不是问题。”

    “嗯,很好,那我也就放心了,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你也听到了这一期培训班的主题,意义重大。”茅向东点点头,“高官也有一期一样主题的,参加的都是主要领导,你应该明白其中意义,……”

    “茅书记,我还真的不太明白,是不是这里边也蕴含着其他特殊意义?”沙正阳笑着问道。

    “那你自己去好好琢磨了。”茅向东也笑了起来,“无论如何,这样一个培训机会,对你来说都是难得的,开拓视野眼界,增强理论知识,提升驾驭能力,完善领导艺术,都会大有裨益的。”

    “请茅书记放心,我会认真学习,完成课堂任务,争取更大收获。”沙正阳也笑了起来,“时间多长?”

    “三个月,所以你把部里边工作安排好。”茅向东点头,“希望你能如期归来,我们再共同奋斗。”

    ()( 还看今朝 http://www.111bzw.com/5_5059/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