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大刁民 > 第一卷 第两千十零七十五章 用智商碾压
    站在门后的朱瑾瑜有种在丛林里被处于食物链顶层的某种生物盯上错觉,这种直觉是在是尸血海的战场上磨砺出来的。

    在门外站了许久,他终于还是做了个决定——留下来,如果这个时候离开金地,也许警察便会真的查到他头上来,到时候很多事情便会不由自主地变得麻烦起来。他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去惊动家里的那位老爷子,尤其是在这种他需要大量家族资源支持自己的关键时刻。

    胡晴飔这几天住在娘家,家里没了女人收拾,显得有些凌乱,但这对他来说并不重。他将沙发上还没有来得及清洗的衣服扔到客厅的地上,坐在光线充足的客厅里抱胸回想着刚刚擦肩而过的两张陌生面孔。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圣教的人?

    他有些不太敢确定,但圣教是没有理由在这种时候跑来为死者打抱不平的,以他们那些人的立场来看,也许京城此时的格局越乱对他们来说却越有利的。自从与那位红衣主教失联后,圣教的那些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之前在对付李云道一事上建立的守望相助的攻守联盟,此时估计也早就土崩瓦解了。朱瑾瑜倒是没对那些外来势力报有太大的希望,他是在红墙高门内长大的,对于在这方面华夏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他是极了解的,之所以跟那红衣主教联手,也是打着能削弱李云道有生力量的主意,毕竟在那人掌控了二部后,自己能拿得出手的与之抗衡的牌已经很少了,家中唯一一张底牌他也是不敢轻易动用,因为那个心思很难被 旁人琢磨的老人在某种程度上也还是存着考验他的心思。

    朱家在红墙林立的京城也算得上是一个庞然大物,若是老爷子肯将家中的资源倾注于他一人之身,如今面对李云道,他便也不需要这般畏首畏尾了。事实上,他觉得,站在老人那个层面考虑问题时,也许很多立场和想法便已经脱离了单纯的培养家族继承人的范畴,更多的或许是为围绕在他身边的很多人争取更多更好的发展空间。在如此的前提条件下,自己表现的好与坏、强与弱,便决定了很多事情。

    总之,他是不打算让自己就像梓校和小叔朱其风那般就此陨落的,所以他不想那么轻易地就认输。只是眼下的局势,似乎对自己这边越来越不利了。

    他叹了一口气,起身时瞥见墙上挂着的他和胡晴飔的结婚照,不知为何,刚刚失去的一些动力仿佛瞬间又回来了。

    既然要开战了,那便战吧!

    暴风雨过后,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英雄!

    在曾经任职过的西湖、江州之类的很多地方,李云道这个名字的确是和“英雄”划上等号的,只是此时在秋日清晨的朝阳沐浴下,独自一人站在山顶的“英雄”却显得有些落寞。

    “哟,今天怎么这么好的兴致,跑到山顶来看日出?”身后转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只是此时少了以往的挑衅,多了几份真正发自内心的关心。

    李云道没有回头,只是继续眯眼看着东方的天空,此时的秋日朝阳带着一丝暖意,在微寒的秋日晨风中淡淡地落在他的身上,斜斜的身影在山顶的平台上被拖得很长。

    待那一身红衣的女子走到他的身侧,与他并肩而立时,他才开口道:“陈老还没回来,陈博和飞飞都不住山上,真武叔这些天也住在学校的宿舍,你不是平日里最看不得陈家那些人的脸色吗?怎的会跑回来了?”这个点薛红荷出现在这里,显然昨晚是睡在山上的别墅里的。

    薛红荷撇了撇嘴道:“这儿是我的家,你管得着吗?别人的看法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李云道笑了起来:“哎哟,有进步啊!”

    薛红荷嘴角微微扯了扯:“这叫近朱者赤。”

    李云道微微有些不解,斜眼看着她问道:“此话怎讲?”

    薛红荷指了指他道:“你啊,跟你学的!”

    李云道不由自主苦笑起来:“怎么好的不学,偏要学我的缺点?”

    薛红荷耸耸肩道:“我没觉得这是你的缺点啊,我倒觉得不错呢,人就不该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总活在别人的眼里,会很累的。”

    李云道点点头道:“现在醒悟也不晚,我其实也曾经活得很累,只是如今经历得多了,有些事情也就慢慢看得淡了。”

    薛红荷突然收起了笑容,认真地看着他,问道:“你打算怎么跟朱家解决眼下的问题?真要针尖对麦芒的话,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格局,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之前他在暗你在明,弄得你有些被动,如今他浮出水面,你便处处占了先机和优势,但你不要忘了,他的身后还蹲着一头老狮子。也许老狮子老得不成样子了,牙口也不好,但威摄力还是相当强大的,他如今还没有发话,待到他出面,事情也许就很麻烦了。”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那抹朝阳,笑容挂在他的嘴角,似乎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早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在薛红荷看来,这或许也是他并不了解那头老狮子真正厉害之处的体现。

    “喂,我不跟你开玩笑,也不是要故意打击你。跟那些纵化大浪中这么多年的老家伙比起来,你真的还很稚嫩!”薛红荷见他不说话,便有些着急了,她以为自己说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我知道,你觉得眼下你有了二部便能掌控很多事情,但这世上毕竟不只有一个二部,那些抿着嘴笑看着我们的老家伙,只要张开嘴,一个个都是青面獠牙,几下就能把你撕得粉碎,你知不知道?“

    李云道还是不说话,只是这一次转过头来,微笑着打量身边与绿荷师姐长得一模一样但气质却截然不同的女子:“你很担心我被他们弄死吗?“

    薛家大妖孽便有些急了,狠狠在某人脚上跺了一脚,转身便往山道的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儿,又折了回来,怒气冲冲道:“你这人怎的如此不知好歹?“

    李云道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眼神里有些戏谑。

    薛红荷刚刚的确有些生气,但此时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双颊发烫,如受了惊一般移开目光,转瞬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便又挺起胸膛仰面与他对视着。

    “嗯,我知道,很壮观。“他微笑着说道。

    “啊?“薛红荷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胸口,而后顿时俏红通红,”混蛋!“

    但这次也是轻声骂了一声而已,并没有像从此那般上来便要上演全武行,此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又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如同秋水一般的眸子里闪着某种光泽:“我想你应该已经查过了,朱瑾瑜当过特种兵,之前你有个叫木兰的手下被人掳走受伤,估计便是他下的手。他是朱家这一代年轻人当中,还算是比较出类拔萃的那个。有小道消息说,老狮子想将他培养成朱家未来的狮王,所以往他身上倾注了一部分的资源。只是老狮子是个做事很谨慎的人,他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还有一部分资源分别在朱怡兰和朱苏然身上,所以朱瑾瑜想要当上狮王,不但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还要面临异常残酷的内部竞争。我跟朱怡兰有些交情,我觉得可以约出来谈一谈。“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他们老朱家,就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说实话,从朱梓校到朱奴娇上,还有那个被撕成碎肉的朱其风,我还真没打算跟他们老朱家的人有什么来往。真的,身边有个很难掌控的队友,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我与朱家,早已经是一个死局,解不开的。就别因为我而影响了你跟朱怡兰的关系了,你若真的在当中穿针引线,或许到最后,你们连朋友都做不了。而且,如今这样也好,至少最后那一步的时候,没了人情这个桎梏,下起手来,我也就更肆无忌惮一些,你说对不对?“

    薛红荷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知道李云道说得很有道理,只是有些事情,光有道理是行不通的。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很快便体会到李云道刚刚那些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而后有些吃惊地看向他:“你已经有了破局的办法了?“

    李云道转身微笑打量东方的那抹暖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放在任何时候都是适用的,所以你看着吧,我要做的只是给一个支点,而后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你也知道的,在武力这一道上,我终究还是不太擅长的,这京城里能一招放倒我的,一抓一大把,我能占得上优势的,还是这里!“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用智商碾压旁人其实这种感觉也很好啊!“

    ( 大刁民 http://www.111bzw.com/2_2529/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