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小霸王 > 之第2254章 心之城
    关羽盘腿坐在大帐中,双目垂帘,双手抚膝,一动不动,仿佛石雕一般。除了衣甲、绳索被解去,他和被擒时没什么两样,甚至连胡须上的灰尘都没有清理,打了结,粘在一起。

    他的面前有一张素案,上面摆着一碗饭,一碟酱,一碗菜蔬,还有一条咸鱼,却一直未动。

    除了呼吸和心跳,他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他这么坐着已经有两天,不吃不喝,孙策约定取他首级的三日之限已经过去大半。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也不想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平静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唯一的希望只有见老父一面。

    帐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有人赶了过来,临近帐门时,那人滑了一跤,重重的摔倒在地。一旁有人抢了过去,连声说道:“关公,你没事吧?”

    “长生!长生!”一个苍老而焦急的声音响起。

    别到父亲关毅的声音,关羽双眼一睁,凤眼瞬间寒光四射,身体一跃而起。他的反应很灵敏,但他却忘了自己已经坐了两天,双腿麻木,而且粒米未进,身体无力,刚刚起身,便觉得双腿如针扎一般,“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头伸出了帐篷,身体却还在帐内。

    关毅也趴在帐外,昂着头,极力向帐内看。父子俩四目相对,不约而同的落下泪来。两人都两颊深陷,神情憔悴,眉眼看起来也有几分相似。只是几日不见,关毅的头发全白了,在阳光下非常刺眼。

    “长生儿啊……”关毅挣扎着坐了起来,捧着关羽的脸,未语泪先流。

    他在卢奴城里,从孙策围城的那一天起,他就在担心关羽。因为关羽两天前刚刚经过卢奴,是最靠近卢奴的援兵。以他的性格,得知卢奴被围,肯定会回援。关毅一向对儿子有信心,觉得他有大将之才,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但这次情况不同,这次他要面对的是吴王孙策。

    关毅在豫州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在襄阳借居数年,他对孙策的了解远远超过关羽。别的不说,与关羽相交莫逆的徐晃对孙策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关毅离开襄阳之前,徐晃特地和他长谈了一次,希望他有机会能劝关羽投效孙策,不要跟着刘备一条道走到黑。刘备既不是孙策的对手,也不能尽关羽之才,关羽追随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关毅劝过关羽,但每次一开口就被关羽打断了。关羽别的都好说,对关毅百依百顺,唯独这个话不爱听。

    延宕至今,关羽终于与孙策面对面,关毅心里七上八下,担心关羽的安危。孙策派人劝降,关靖下令投降,在两军交接防务的时候,孙策派人找到了他。得知关羽被俘,但三天时间只剩下一天,而关羽看不出一点悔改的表现时,他吓得腿都软了,这一路奔来,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

    抱着瘦了一圈的关羽,关毅放声大哭。

    关羽心里也不是滋味,却不想让人看到他落泪。他将关毅引入帐中。看到那些没有动过的饭菜,关毅又落了泪。“长生啊,你是真想为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关家绝后吗?”

    “阿翁,士可杀,不可辱。”

    “吴王何尝辱你?他只是希望你能悔过。圣人亦云:人谁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

    “儿何过之有?”

    “你……”眼看着又要陷入无何止,没结果的争论,关毅又急又气,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你有什么过?你……你顶撞老子,就是不孝!”

    关羽低着头,一动不动。关毅气得说不出话来,老泪纵横。父子俩一提到这个话题,最后总是这个局面。对这个儿子,他也是没办法了。

    “嗯咳!”帐外传来一声轻咳,刘晔的声音响起。“关公,我可以进来吗?”

    关毅已经见过刘晔,进城与关靖洽谈的就是刘晔,告诉他关羽被俘的也是刘晔。听到刘晔的声音,关毅又升起一线希望。他听关靖说过,刘晔曾是天子的秘书令,足智多谋,也许他能说服关羽。

    “请进,请进。”关毅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强扮出一副笑脸,将刘晔请了进来,又狠狠瞪了关羽一眼,让他客气点。关羽视而未见,连看都没看刘晔一眼。

    刘晔也不介意,笑笑。“云长,你不服,对吧?”

    关羽眼皮一挑,瞥了刘晔一眼,哼了一声。

    “要不这样,你跟我说说,如果放你走,你打算怎么击败我军。如果说得有理,我就去见吴王,再放你一回,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能……”

    “有什么不能?”刘晔笑道:“吴王帐下大将很多,不缺你一个。你也看到的,仅义从步骑四将就没有一个不如云长的。其实这一次本不必以义从步骑迎战,中军任何一将,统万人,都可以击败云长,只是伤亡会略微大一些罢了。”

    关羽眼角抽了抽,怒气勃然如猛虎。刘晔不为所动,笑眯眯地看着关羽。“说起来,你也是统兵多年的大将,并非初登战场的新丁,你仔细想想,除了你个人的勇武之外,军械、训练、兵员、士气,你哪一项有胜算?”刘晔说着,指了指关羽面前的食案。“别的且不论,你的部下有这样的食物吗?”

    关羽哑口无言。他知道孙策厚待士卒,伙食供应一直比其他人好。他被关了两天,帐外士卒一天吃两顿,每顿都有鱼或肉,虽然数量不是很多,却也令人惊奇吴国的物资供应之充裕。其他如军械、训练就更不用说了,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诚如刘晔所说,就算让他再战,就算孙策不亲自出战,只是派中军任何一将迎战,都可以击败他,只是伤亡多少的问题。万人规模的战事,胜负从来不取决于将领的勇猛与否,除非他能趁其不备,斩将夺旗。可是这种事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他曾经临阵斩将颜良、高览,对此最清楚不过。如果对方有了防备,阵而后战,斩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说别的,一次弓弩集射就能将你射成刺猬。

    赤菟再快,还能快得过箭矢?

    “没有吧?平心而论,对吴国来说,云长无足轻重,生死都没什么影响。你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是因为吴王不忍拂了太史子义、许仲康、典子固之请,最重要的是不想让你老父中年丧妻之后又老年丧子。可是如果你固执已见,就算吴王肯饶你,我也会力谏吴王杀你,以明军法。”

    刘晔说完,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袖子。“云长,时日无多,你自己珍重吧。就算要死,你也应该死得明白一些,不要做个颟顸鬼。”说完,转身走了。关羽一动不动,脸色灰败,额头全是汗,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关毅急了,起身追了出去。刘晔在远处等着他,笑着摆摆手,低声说道:“关公,云长勇武绝伦,当为大将,唯一短处在于自负。如今之计,只能让他三省吾身,才能除讹去误,迷途知返。正如造刀,不经千锤百炼,去除杂质,如何能削铁如泥?”

    关毅如梦初醒,连连拱手致谢。

    关羽在帐中枯坐,心中却潮起潮落,波涛汹涌。他反复咀嚼着刘晔的话,越想越觉得无地自容,他有什么好骄傲的呢?论武艺,太史慈,徐晃,张辽,许褚,典韦,和他不相上下的人比比皆是,论用兵,比他强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再往深处想,他所谓的强里都有孙策的影子,战甲、战刀,就连他的武艺都受到破锋七杀的影响,没有了许褚、太史慈等人的切磋,他这几年的武艺就停滞不前。

    曾经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仔细一想,这些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年逾不惑,一事无成,却还像一个无知少年似的自以为是,让老父伤心,让朋友担心,让他人耻笑。

    刘备为什么不战而走?还不是对我没什么信心,不相信我能坚持到他来增援,所以才毫不犹豫的放弃了邺城,放弃了中山,也放弃了我。对他而言,我从来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那么不可或缺。又或者,他早就想放弃我了,正如当初他带着张飞离开豫州,奔赴长安,却将我留在豫州一般。

    没错,他应该这么做。他为什么在豫州一事无成?都是因为我啊,萧县之战、小黄之战,哪一战不是因为我的鲁莽导致中计?

    一件件往事涌上心头,关羽越想越羞愧,越想越觉得自己可笑,不禁放声大笑,笑声凄厉如嗥,所有的骄傲都像春冰一样不断的崩解,化为泪水,沾湿了衣襟。

    关毅跪坐在帐外,听着关羽撕心裂肺的痛哭,不住地抹着眼泪。知子莫若父,听到这从所未有的哭声,他能感受关羽内心的痛苦,却也充满了希望,期待着关羽如同刘晔说的那样去除心中执念,在烈火中百炼成钢,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

    “关家的列祖列宗啊,你们帮帮长生吧。”关毅双手合什,喃喃祈祷。( 三国小霸王 http://www.111bzw.com/2_240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