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第六百三十章 没忍住 也不想忍
    机场出口处,此时果然已经聚满了不少记者,今天这阵容,可以说是把国内主流的财经媒体一网打尽,其中不乏“中”字头的大报和央视的记者。

    他们其实也挺无奈,冯一平和嘉盛,历来就对所有的媒体都是那副很不客气的德行,包括他们这些系出名门的。

    但无奈的是,这个家伙和他的公司,还就是经常爆一些他们不情愿也需要报道的消息,比如冯一平的华人兼亚洲首富身份,在这个我们获得诺贝尔奖无望的年头,在这个我们慢慢壮大,更需要外界认可的年头,无疑是一件很提气的事,那无疑是大家希望看到的事,也就是他们一定要跟进的新闻。

    在向嘉盛行政部几次预约专访,甚至表示去美国专访也无不可的提请被挡回之后,他们也不得不干起了蹲守这样的活。

    而且还是在知道这次蹲守,有可能换不到冯一平一句话的前提下。

    毕竟现在国内的这场名为“改革后的第三次大讨论”,差不多出了结果,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负责人,是大众们一致谴责的对象。

    在这样敏感的时刻,作为国内实力最强和最知名的民营企业负责人,冯一平选择一言不发,是非常稳妥的选择。

    但是,众所周知,冯一平和他的公司,往往都出人意表,一向就是不走寻常路,而更加难得的是,这些大家眼中不平常的路,还真被他们走成了一路彩虹的通途,或许今天,这位年轻得如传奇一般的首富,又会有出乎大家预料之外的举动也未可知呢?

    只要存在这样的可能,那他们就必须来蹲守,而从过往看,这样的可能,还是有相当的概率发生。

    既然被蹲守的人是冯一平,今天到场的各位,自然都是各自单位的顶尖人物,至少也得是中坚,和那些急躁的娱记相比,这些财经记者们要稳重得多,这么大一堆人,都不用机场来维持秩序。

    虽然彼此间也都存在竞争,但这些财经记者,即便本来不是财经专业出身,从业这些年的耳濡目染,以及自发的学习和积累,让他们在财经方面,普遍具有相当的素养。

    他们此时聚在一起,议论的也是上涨原油价格,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影响、“双赤字”问题,对美国GDP增长的拖累、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反弹的压力,以及通胀的压力……,诸如此类很专业的问题。

    正因为如此,这些记者对冯一平所取得的成就,非常认可。

    国内老牌民企联想,在今年中,也爆出了要收购美国知名企业IBM电脑业务的动向,预计这也是一场耗资巨大的购并,但众所周知的是,IBM之所以有出售个人PC业务的意愿,是因为他们在这方面发展得很不好,已经多年亏损。

    虽然联想此举,在购得了一个高端品牌的同时,对自己成功进入美国市场,有非常大的助益,但这次并购即便能够成功,那实质也是我们的企业,花了巨大的代价,成了美国高科技公司剥离的不良资产,说不良可能有些偏激,但肯定也算不上是优质资产的接盘侠。

    而冯一平,一出手就是美国的高科技产业本身,不说他在硅谷大获成功的那些项目,就说他入股谷歌、电子地图供应商NAVTEQ,收购和美国的支柱产业,娱乐业关系紧密的奈飞,以及和世界知名的微软、亚马逊等合作研发前沿新技术,无疑是格局更高,手段也更高。

    而这一切的主事者,都是和在场的人多年前刚进入职场时的年龄相当,这就让今天的这些记者们,隐隐有了点期望,在这样一场全民大讨论中,冯一平,会不会发表一些他们知道,但是不好公诸于口,一些民企负责人也知道,但是目前已经不敢公开发表的言论呢?

    好几位业内资深而且熟知的记者,都看到了同伴们眼中,隐藏得极深的那丝期待。

    前面好像传来了什么消息,那些负责架设的机器的人迅速进入了状态,刚才还有些闲散的记者们也积极起来,开始了一轮紧张但是还算有序的排位战,让很多人稍稍有些意见的是,一位话筒上有着业内一哥标识的年轻又帅气,穿着定制西装的记者,旁若无人的挤到所有业内同行的前面。

    但那些对此有不满的人,也只能摇摇头,虽然资历浅,虽然他的做派让大家都看不惯,但谁叫人家运气好,目前还正当红呢?

    …………

    奔驰车内,向晓芳还有些忧心忡忡的,冯一平最后的神情,就是让她放心不下来,浮云宁拍了拍她的手,“放宽心哦,他呢,虽然在有些方面确实有些低能,但是,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在面对媒体的时候,绝对比你这个传媒专业的人,更有经验和手段,”

    “可是你看他最后听我们劝的时候的样子,分明是完全没往心里去,”

    “终归他也还年轻啊,”更年轻的浮云宁说,“其实,他就是一时没忍住,说了些什么,也没有什么关系,要相信我们这样的社会,对他这样年轻的人,对他这样成功的人,对他这样形象正面的天才的包容力,”

    确实,大众对象冯一平他们这样为我们争得荣誉的代表人物,还是非常宽容。

    此时,让两位女孩子非常担心的冯一平,带着来自美国的两位高管,已经走到了出口处。

    “这是?”德鲁克和默巴克惊讶的看着前面那些带着激动的心情,是不是朝他们这瞄上几眼,还主动忘两边避的旅客,以及对面那严阵以待的记者群,和那此起彼伏的闪光灯。

    这些人,难道都是来迎接冯的?

    他们总算是对这位年轻的老板,在中国的影响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默巴克的大儿子看着这一幕,看向冯一平背影的眼神就有些狂热,这才是真正的明星,我将来也要做这样的人!

    “不好意思,”冯一平对德鲁克和默巴克说,“我也不知道这次会有这么多记者接机,希望不会对你们造成困扰,”

    “怎么会?”德鲁克笑着说,“这是很好的机会啊,”

    在美国,上至总统,下至普通民众,都会为这样的出镜机会而高兴。

    德鲁克和默巴克,非常知趣的落在冯一平身后,而且也尽量沿着旁边走。

    所以说,他们还是不了解中国的国情。

    在中国,在一些敏感的时候,出镜多,说得多,并不一定就是好事。

    对这样的场面,刚开始很喜欢,后来有些抵触,现在则已经习惯的冯一平,隔着老远,就笑着对记者们挥手,对被隔在外围,挤不进来,只能跳起来的周星宇和吴倩挥手。

    等到他靠近出口处时,一直秩序井然的那些财经记者们,也不但淡定起来,个个奋勇争先,都想把话筒和录音笔,递得力冯一平近一些,更近一些。

    一下子,至少有上百只话筒把冯一平圈在中央,上百个人同时在开口急切的提问,人群的外围,一些挤不进去的记者,跳起来按着相机快门朝中间拍。

    记者们问的问题,有些冯一平能听出个大概,大部分,其实他都听不清楚,当然,不管听清楚还是没听清楚,他都没有作回应,一边摆手,一边说,“谢谢,谢谢大家!”

    但还是挺客气,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直笑得很热情。

    “一平,”周星宇带着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总算挤了进来,在大圈子中围成一个小圈子,护着冯一平朝外走。

    冯一平大概只能从周星宇的口型看出来,“车就在外面等,”

    他抓住周星宇的手,“幸苦了周总,”

    周星宇一伸手,打开了一直差点戳到冯一平鼻子上的话筒,而那支话筒的主人,正是刚才让那些同行都有些看不惯的那位当红的主持人。

    他冷冷的瞥了周星宇一眼,虽然对其它同行来说,周星宇这样的嘉盛高管,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采访对象,但他全然不放在眼里,也只有冯一平这样的人,才够资格让他亲自莱奥一线。

    但是冯一平现在的这些举动,也让他相当不满,他已经大声的提了五六个问题,嗓子都喊得有些干,但冯一平全然没有理会和回应。

    看着冯一平一边笑着对大家致谢,一边跟着下属朝车那里走,他看着这位比自己还年轻,比自己还瞩目的首富,目光越来越不善。

    你就这么走了?

    对,你冯一平是很厉害,可是,我采访过的人更厉害,G8集团的那些国家的总统、总理等国家元首,我采访的也不止一两位,就连他们在我面前,也没有你这么大的架子,一个个都还跟我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跟他们比,你冯一平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冯一平拉开车门,让一位外国老头先上车,再面向大家微笑致谢,就准备登车离开,在同行们都已经放弃的时候,他跳起来大声说,“冯总,你之所以对我们的问题一律不回应,你是不是和其它的那些民营企业负责人一样,有原罪,说不清你的第一桶金的问题?”

    下一刻,他看到已经转身准备上车冯一平身形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转过身来。

    呵呵,成功啦,自己又一次成功的抢到了新闻!

    哪怕是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偏激呢,但抢新闻不就是这样吗?引起被采访者的关注,是第一位的。

    “一平,一平,我们先上车,”周星宇劝道。

    冯一平拨开他的手,转身看着这位一看就有些自命不凡的高傲,以为自己鹤立鸡群的那位记者,“请问你是?”

    “我是财经频道的主持登高,”登高展示出手中的话筒,话筒上的那个标示,也是他骄傲的一部分。

    “登主持好,”冯一平话说得客气,脸色却很肃重,“登主持年纪轻轻,就做了这样的知名栏目的主创,看来真是年轻有为,”

    登高一副这不用你说哥就知道,但哥一直不以为意,这只是一个起点我的未来还会更高的样子,“冯总,请问你对……,”

    “那么登主持,”冯一平摆手打断了他的提问,还轮不到你暴恐全场,“你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做到目前这样炙手可热的位置?是你的能力,还是你非常得一些人的赏识?”

    “呵呵,”听到冯一平这话,本来已经准备散伙的记者们,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作为熟知一些内情的他们,非常清楚这位登主持上位,以及爆红的内幕。

    登主持的脸色也黑了下来,“我目前的所有成就,都是靠我的努力和能力得来的,包括目前的这份工作,”

    “哦,努力和能力,那你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努力,又有那些能力?”冯一平继续问。

    “对不起,我想这是我的隐私,我不需要告诉你,”登主持很硬气的说。

    “那么,你凭什么就认为,我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就一定要告诉你?嗯?”冯一平看着那位骄傲的登主持,声音依然不大,但是最后一声嗯,却拖得很长。

    “嗯”字拖了多长,登主持感受到的压力就有多大,他都有些忍不住想后退几步。

    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就是!

    反击得漂亮,不少人心说。

    霎时,笑声和闪光灯响成一片,终于是不虚此行啊!很多人感慨道。

    这还真得感谢那位自我感觉良好的登主持,呵呵!

    不少摄影记者也把那位这会抓着话筒的手都攥得发白,脸色发青,嘴唇一动一动,但就是挤不出一句话来的财经新闻界的当红炸子鸡也拍了下来。

    “周总,通知行政部,一个小时以后,我在公司接受各路媒体的访问,”

    “谢谢冯总,”不少记者高呼。

    “哦,对了,除了这位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获得到目前工作的登主持,”冯一平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http://www.111bzw.com/0_4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